002期特码资料
首頁資訊新聞正文

河南特色小鎮爛尾樣本:開發高端別墅,資金鏈斷裂后賣不出去

澎湃新聞 2019-05-02 11:36:27 0閱
61歲的姚龍沒有想到自己擔心的事真發生了——租用他農田開發的一個“小鎮”突然就爛尾了。
姚龍所指的“小鎮”是位于河南省孟津縣朝陽鎮姚凹村的“塞拉維·花海小鎮”,是當下中國正在如火如荼建設的數千個“特色小鎮”之一。它所在的朝陽鎮位列住建部認定的第二批全國特色小鎮目錄。
有媒體評論認為,“塞拉維·花海小鎮”的爛尾并非孤例,一些失去了特色的“特色小鎮”,最終不過是打著“小鎮”旗號、行“圈地”之實的另一個房地產項目的翻版。
隨機而變的“特色小鎮”
“塞拉維·花海小鎮”位于連霍高速與洛吉快速通道交會處,總占地2300畝。在一些介紹中,它被稱為“集雙拼、獨棟、花園洋房等多種產品類型為一體的高端低密地產項目,打造旅游、休閑、養老、地產為一體的法式典雅生活住區范例”。
該項目由洛陽塞拉維置業有限公司(下稱“塞拉維置業”)、洛陽家祥文化旅游開發有限公司共同投資。工商資料顯示,這兩家公司的實際控制人均為黃繼偉。
公開資料顯示,在運作“塞拉維·花海小鎮”項目之前,黃繼偉并沒有地產項目開發經驗,也沒有特色小鎮的運營經驗。
黃繼偉2002年大學畢業后,曾創辦洛陽偉誠商貿有限公司,為當地一些地產項目配送鋼材,之后,又投資成立了一個年產值達9000萬元的混凝土攪拌站。2013年,黃繼偉成立塞拉維置業,先后拿下數千畝土地,開始運營“花海小鎮”項目。
孟津縣自然資源局網上土地掛牌出讓公告顯示,塞拉維置業拍得的三處位于姚凹村境內的土地共計200余畝,用途為“城鎮住宅用地(居住兼容商業用地)”,成交價共計6228萬元,均價為467元/㎡。孟津縣自然資源局辦公室主任張亞峰告訴第一財經1℃記者,塞拉維置業拍得的土地,不僅是上述所及三塊,而是“五六塊”,但他拒絕透露更多信息。
除了一部分建設用地外,“花海小鎮”的大部分土地均為附近村莊的村民耕地。姚凹村村民姚龍等人向1℃記者證實,他們日常耕種的大部分良田,共計1000多畝,均被塞拉維置業租用,租金按照1000斤糧食計算,每年每畝地支付1200元。姚龍說,雖然已把土地租給塞拉維置業6年,他卻從未見到過任何書面的土地租賃協議,他也因此更加擔心,萬一某天,塞拉維置業的經營出現問題,他可能連每年每畝1200元的租地收入也拿不到了。
不過,當地政府曾對這個項目寄予厚望。
download 中央三令五申,一再要求要嚴防特色小鎮“房地產化”。攝影/馬紀朝
2013年8月15日,“塞拉維·花海小鎮”開工奠基,當時,它的名字為“塞拉維創意文化旅游園區”。當地政府網站在一則名為“洛陽塞拉維創意文化旅游園區開工奠基”的信息中稱,“塞拉維”項目是孟津縣當年新簽約的單體投資超10億元的重大項目之一。
孟津縣一位時任主要領導也在當天的講話中說,“塞拉維”項目的成功奠基,既是第31屆洛陽牡丹文化節簽約項目的成功落地,更是全縣持續開展“招商引資落地年”的又一成果。
在孟津縣政府網中,該項目剛開工半年,當地主要領導就率領縣規劃辦、國土局、財政局等數十個單位,到塞拉維項目現場辦公,并將這個項目列入孟津縣重點項目和省市重點項目申報名錄。
不過,在當時,“塞拉維項目”的初步規劃,尚不是“千畝花海”,而是按照4A級景區標準,規劃建設一個以葡萄酒文化為主題的文化休閑度假區。
2014年,“塞拉維創意文化旅游園區”悄然更名為“塞拉維·花海小鎮”,整體的規劃也由之前的打造葡萄酒主題文化,變更為打造千畝花海,規劃中,該項目由高端住宅與花海景觀兩大部分組成,其中住宅及配套占地面積1100畝,花海園林面積1200畝。“各種風格的花海,擺脫傳統旅游消費和體驗項目單一而重復的模式,將‘觀光、游憩、景觀、生態’四個元素綜合體現。”在一則新聞通稿中,塞拉維置業這樣描述“花海小鎮”的前景。
爛尾“花海”
為何突然變更為“花海小鎮”?
一位當地知情人士說,當時,國家層面不斷推出針對“特色小鎮”的支持政策,包括支持符合條件的特色小鎮建設項目申請專項建設基金、對工作開展較好的特色小鎮給予適當獎勵等,這讓黃繼偉看到了希望,認為可以憑借自己的當地政商資源,獲得一些獎勵,以緩解資金壓力。
黃繼偉似乎承受著巨大的資金壓力。
裁判文書網的多則判決書、裁定書顯示,“塞拉維·花海小鎮”剛開工不久,黃繼偉就開始因資金鏈緊張不得不到處舉債。
2013年8月15日,塞拉維項目開工奠基。第二天,即2013年8月16日,黃繼偉就分別以塞拉維置業、洛陽偉誠集團有限公司、洛陽家祥混凝土有限公司等為借款主體,向靳克麗等數十人分別以月息2分左右,借入少則幾十萬、多則上百萬的資金,但最終,黃繼偉因無力償還借款,被債權人告上法庭。
另一份借款合同糾紛裁定書顯示,塞拉維置業曾先后多次通過河南本華商貿有限公司,向康延召等人以月利率2分借入資金,其中,僅康延召一人就借給了塞拉維置業210萬元。
黃繼偉還曾委托武漢財富銀泉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等多家投資公司,分別向武漢、洛陽等地債權人借入資金,但最終也都無力歸還。
新三板掛牌公司希芳閣的一則公告顯示,該公司曾經參與“塞拉維·花海小鎮”的一個生態修復景觀綜合治理項目,但項目結束后,“塞拉維·花海小鎮”卻無力按照項目合同履約付款。
2015年7月9日,新廣鋼鐵公司在與塞拉維置業簽訂鋼材銷售合同后,開始向后者供貨,但直到供貨結束,塞拉維置業也無力支付14.9萬元的貨款,最終被告上法庭。
資料顯示,僅從2015年12月至2018年12月,涉及塞拉維置業及其實際控制人黃繼偉有據可查的司法判決書,便高達61份,涉案案由,從普通的民間借貸、金融借款合同,到施工合同糾紛等,而黃繼偉本人的股權,更是被洛陽市澗西區人民法院、西工區人民法院、洛龍區人民法院以及洛陽市中級人民法院等輪番凍結,塞拉維置業和黃繼偉本人,也先后被多家法院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。
在面臨資金壓力的同時,“塞拉維·花海小鎮”旗下的高端別墅項目,還因手續不全,陷入銷售不暢狀態。
3月14日上午,第一財經1℃記者驅車實地走訪了這個號稱占地2000多畝的“花海小鎮”。塞拉維置業一位負責人在接受第一財經1℃記者采訪時說,塞拉維置業的收入來自兩個方面:一是聯排別墅和花園洋房等地產項目的銷售收入;另一個是未來“花海小鎮”的門票收入。但由于“花海小鎮”處于投入期,很多區域甚至連花草樹木都尚未種植,一直都未對外開放,更談不上門票收入。
記者在現場看到,工作日時間,游客接待中心卻大門緊閉。一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,塞拉維置業的部分在建樓盤涉及法院訴訟,已經不再對外銷售。
一地雞毛
1℃記者調查發現,在全國數千個“特色小鎮”中,諸如“花海小鎮”這般,以“小鎮”之名,行房地產之實者并非個案。
同樣位于孟津縣、距“塞拉維·花海小鎮”不過數里距離的東方今典·湯街小鎮,是另一個高端地產項目,在該項目售樓部,1℃記者發現,大部分在售樓盤均為別墅,戶型為雙拼248㎡,均價13000元/㎡。
2018年9月,河南省人大財政經濟委員會曾對當地的一些“特色小鎮”進行調研,之后,他們發現,在實際工作中,有相當部分市縣對特色小鎮的理解不到位,把特色小鎮當成筐,什么都往里面裝,直接給產業區、旅游景區、美麗鄉村、社區等都戴上特色小鎮的“帽子”。河南省人大財政經濟委員會因此建議省政府建立規范的糾偏機制,對一些出現傾向性的偏差,如房地產化傾向明顯的、風險過大的、產鎮不融合的現象加強監督檢查。
“在一些地方,特色小鎮甚至被視為圈地神器。”河南財經政法大學一位教授說,由于一些地方對特色小鎮的土地獲取方式有特殊政策,甚至不需要經過“招拍掛”,這減少了地產商獲得土地的成本,因此,一些房地產企業甚至把簽約特色小鎮當成了增加土地儲備的新途徑。這樣發展下去,特色小鎮最終將成為一些地方政府追求政績虛高、財政收入虛增的賣地手段,甚至成為一些地產商又一次瘋狂圈地的工具。
新華社也在一篇評論中指出,中央三令五申、一再要求要嚴防特色小鎮“房地產化”,但在一些地方,房地產項目成為特色小鎮建設中的絕對主角。以“特色小鎮”之名,行房地產項目“圈地”之實,也讓特色小鎮偏離了建設的初衷。
2018年底,洛陽市中級人民法院掛出一則房產拍賣公告,“塞拉維·花海小鎮”的2號樓、5號樓、6號樓部分住宅用途房地產在建工程被公開拍賣,共涉及70套住宅,面積總計11928.86㎡,評估價為3226萬元。但在經歷連續拍賣后,這些資產均無人參與競拍。
喧囂過后,“花海小鎮”僅剩下一地雞毛。
標簽:
共0條

    專題報道

    • 暫無專題報道

    今日推薦

    002期特码资料 重庆时彩必中稳赚技巧 双面盘玩法 七乐彩2000期的走势图 时时彩组六杀三码技巧 北京pk10计划50期连中 黑马全人工计划软件要多少钱 双色球预测最准确的 金鹰团队pk106码计划 r白小妲六肖中特开奘结果 黑龙江时时开奖号码0